您的位置: 首页 >互动交流>县长信箱

信访内容

来信情况
信件标题 申诉书
来信人 李** 来信日期 2020-11-10
信件内容
申诉书
尊敬的县级领导:
湖南省常德市澧县城头山镇李小平:男49岁,汉族
本人在外打零工多年,于2014年因职业病回乡休养,看到家乡日新月异的巨变,感觉空气新鲜心潮澎湃,优待创业者,回乡投资兴业…之类似巨幅标语也让我初生牛犊不怕虎:于是在各亲戚友人的支持下,与人在,本镇区域:柳荫村古大堤,以租赁15年的方式,占地4200平米开办了一所石材砌割深加工生产基地,由于我祖辈都是打工者,资金底子薄历尽的冷言热讽,费尽的千辛万苦,不言而喻,我当初的心情是无比豪迈的!可是哪料到经过两年的筹划,各种证件手续都已合法,投产在即,2016年初澧县澧阳大垸宋晓明书记受澧县澧水拆迁指挥部之派,与澧县征拆组段所长屡次与我谈到征拆补偿一事,由于我新开班的厂子。很多重型机械都是新设备,新器材远比厂房钢构库房建筑资金比例要大!组织上说我可拆除后可再续用为由,不能涉入征拆费用之列!经过半月约交涉,政府让我把筹建所投资列表上报,他们也只是走个过场,我的投资明细丝毫沒做参考,只说有难度,后来我只有妥协,按所投资拦腰一半165万还下浮135万!宋晓明说要我最好再降点,(言下之意,我们基本上也达成了默契)他说下个星期二再打我电话,补偿签字议异不大了,达成协议让我签字停工拆迁!哪料到,后来政府不了了之,即不让我恢复生产,更没有提到我拆迁。一拖就是两年,2018年以后,本镇党委书记张鼎再次找我谈拆迁,仍然只能涉及到房屋钢构厂房的价格,机械设备不列入拆迁补偿范围,把没有让我恢复生产的二年期间被盗的电力设施十万给我补上,因此只能总计八十万元!我考虑了二星期,也认命了!可张鼎当时说我沒立马签字拿到征拆款,现在县征拆所的专项资金划拨完了,等新任翦县长上任后我再申报……这个申报就拖到至今,当我直接找到翦县长时,他开始还不知道我李小平还有历史遗留问题!翦县长第一次说刚知道,研究再议!再后来就说没办法财政有缺口:让我想办法,先恢复生产……!
我觉得政府有不当作为之举,我即然取得了相关部门的准允之许,又在那么短的时间又让我拆迁,我也认了,可当初职能部门说只议拆迁,另划归场址没这议题,所以我的机械设备只有典当变卖,而至今县政府说没有项目资金了,也不提弥补在此期间的损失!
我本不奢望政府对微企有何支持,只渴求政策归心,当初办场只想结束在外打零工的日子,让年迈多病的父母有个照应,让患有智障的兄弟不露宿街头,让那些在精神上和资金上支理解与支持过的亲朋不再叹息,诉到此我不仅扼腕叹息,究竟是我的单纯与愚昧误解了政府的"良苦用心(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奋斗的目标)",还是党的光芒惠及到普通民众还有一段距离?!望着满目疮痍的场址,我欲哭泪,前进一步也是死后退,一步也是死!政策的落实,由于财政赤字要一段时间我可以理解!可是毕竟拖了快五年了,一个微企,一介布衣又有多少青春可以挥洒?叩谢领导给我指一条生路!
 
申诉人李小平
2020年10月20日
 
公开状态 已公开 办理状态 已办结
办理结果
回复部门 城头山镇 回复日期 2020-11-16
办理结果

  网友:


  您好!


  收悉诉求,现答复如下:


  经查,2016年度,县城市防洪指挥部欲征用当事人李某的厂址进行蓄洪事宜,经物价部门您厂房等核算后,预计补偿金额为135万元,但当事人李某始终认为固定资产及机器设备等能值300余万元,不接受该补偿款,后经多轮协商,当事人李某仍坚持自己的观点,不肯降低补偿标准。故县城市防洪指挥部决定放弃征用李某的厂房,而在其他处选址进行了蓄洪事宜。但县城市防洪指挥部从未表态阻止生产。李某厂房若条件合规是完全可以生产的。县城市防洪指挥部也一直没有征用李某的厂址,也没有任何单位表态将征用,厂房也没有搬迁,不存在补偿一事。望当事人以事实为依据,不要强求政府补偿。专此回复。


  澧县城头山镇人民政府


  2020年11月16日